首页 > 仙桃网评在线访谈微视点

邓海建:“最牛违建”的牛脾气又上来了?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7日 来源:湖北日报网

  近日有市民反映,曾引起轰动的北京人济山庄“空中别墅”,楼顶竟然又见绿。楼下住户对此颇有微词,认为屋主张必清“不老实”,总想着在楼顶上“耍花样”。张必清则称只是在做绿化,并非违建。对此,海淀区园林绿化局绿化科工作人员表示,居民楼屋顶属于公共面积,顶层居民无权私自处置。(8月15日《北京晨报》)

  张必清先生和人济山庄“空中别墅”,算是中国舆论场的热门CP了:从举国哗然到拆除艰难、从半拆半建到绿意盎然……一路下来,刀来剑往、唇枪舌战,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考量中国民间违建命运的非典型样板。违建拆了,绿植来了,等到满眼翠绿,又是自成一派的小花园。

  有人说,顶楼又热又晒得慌,种点绿色植物有啥不好?再说,漏水也漏不到别家,非议声声不过是羡慕嫉妒恨。这话显然经不起推敲:第一,从所有权来看,住宅楼屋顶的使用权归所有业主所有,任何业主想要在屋顶摆盆栽,首先应经小区业委会和物业通过。第二,就程序正义而言,屋顶绿化需足够严谨的技术支撑,且应向园林、建设管理、防水等相关部门和专家咨询,拿出具体可行方案,经由住建委等相关部门批准后才能实施。不然,一旦超越建筑物荷载重量、或极端天气导致绿植砸落风险等,出事儿谁买单?当然,“最牛违建”事件之所以成为舆论场爆款,还在于它寄寓了权贵阶层之特权、基层执法之孱弱等诸般想象空间。

  “最牛违建”拆了一整年,一建一拆耗资600万。资源虚置、执法艰难,其间的博弈昭示着中国拆违之多舛生态。城市违建是癌症、亦是毒瘤,有的上天入地,有的平地风云,危险重重、秩序溃败,利益错杂、关系繁复。两年前,就有数据说,仅浙江一省拆除违法建筑的面积就达4.1亿平方米,相当于2014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的三分之一。最新的数据称,比如在深圳,今年上半年全市共拆除消化各类违建1059.95万平方米。可以肯定的是,越是地皮金贵、越是房价高企的城市,违建就越是禁而难绝、打而不死。

  违建与拆违,永远是猫鼠游戏,既斗智斗勇,又强弱似弹簧。2013年,人济山庄“最牛违建”开始拆除作业。不过,这个胜利在民间并未赢得太多的“好评”口碑。曲折反复、执法之难,叫违建者徒增脾气。此后是2015年,北京东城区纱络胡同一处违建被查,该违建地下室为三层,面积达700多平方米,最深处达10米。有个当年的细节值得注意:“经过22天的回填,违建地下室已回填完毕。此外,经过第三方鉴定,违建施工费用共计88万余元,业主将面临城管近9万元的罚款。”如此大手笔违建,却只是遭逢数万元罚款,吓得住违建者吗?某种意义上说,楼顶违建处理得拖泥带水,恐怕才会让后续的各色奇葩违建风生水起。罚款无痛感、执法不刚性,别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、违建者的心思亦是冰雪聪明的。

  人济山庄“空中别墅”又绿了,貌似是“最牛违建”的牛脾气又上来了。在法治语境下,这终究不是件好事,它的示范与破坏效应,对于城市建设来说,只怕深远而澎湃、负面而消极。治违与拆违究竟初心几许、力道几何,大概眼下只要看看那些著名顶楼违建的颜色,就都豁然开朗了。(邓海建)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仙桃网(cnxiantao)、嗨仙桃
(hai_xiantao)官方微信。

新闻图片

新闻排行